1511 轻易露出的马脚

推荐阅读:终末之龙神医狂妻:国师大人,夫人又跑了偷香高手天唐锦绣渔色大宋重生似水青春日月双幻鉴宝金瞳明朝败家子我有无数神剑

????从杨氏之前的态度以及现在的脸色来看,哪怕是水馨也能看出一点——杨氏和她的两辈婆婆,相处得并不愉快,且已经闹到了人尽皆知的程度,已经没必要在外人面前掩饰,或者说掩饰不来。

????但就水馨自己剑心的感知上来说……

????在路上就已经和杨氏语言交锋了几次的于氏有些心不在焉。

????而本质上已经修佛了的卢氏,则不如说是故意挑衅。

????再想想张煜的态度,张煜分明是认为这两位可能闹幺蛾子的,却又在同时,对这两位并没有什么怀疑。所以才会对林诚思说不要客气这一类的话。

????这可就有趣了啊!

????“夫人言重了。”杨氏确实很习惯卢氏的态度了,虽然面上没有什么妥协之色,语言还是很客气的,“这两位,一位是华国宗室,一位是林氏的后起之秀,家主亲自带回家帮忙的。林姑娘也确实帮上了大忙。只是家主忙碌,无法亲自接待,这才委托夫人。”

????卢氏哼了一声。

????水馨一直在仔细注意着着两位,卢氏的外表看起来就已经不年轻了。衣服也显得十分朴素。端正的五官周边,也染上了皱纹。她的气质就应该是端庄类别的。但此时看来却有些凶厉。

????有过不少伪装经验的水馨很快就判定了——这似乎是化妆的功劳。

????至于于氏……

????水馨却有点儿怀疑自己的眼睛。

????对于一个依附于男人生存的女人而言,她似乎活得过于滋润了——哪怕是目前有些心不在焉的感觉,妆容衣饰也十分暗淡,却依然有些掩饰不住的,眉宇间的意气风发。

????那甚至不像是在不在乎丈夫后,找到了自身价值的意气风发!

????当然了,还是那句话,和苏倾比较的话,对她太不公平了一些。

????这些后宅的夫人们,已经度过了几百年贵妇生涯的夫人们,水馨又终究还见得太少了一些,无从比较判断。

????“罢了,那你们就来坐着吧。”卢氏道,示意来客可以坐下,用十分勉为其难的语气让人上了茶和点心,然后靠在主位的椅子上,闭目小憩起来。

????杨氏顿时十分尴尬。

????但她依然有些庆幸,因为这已经是很不错的局面了。至少,卢氏没有过分的表现她的坏脾气不是么?

????不搭理客人什么的……她到底辈分高,有礼貌地话,两个客人也不该说什么。

????水馨和林诚思确实都很淡定。

????被张煜那么一提,他们都以为会遇上什么奇葩状况好吧。只是被无视的话,毛毛雨了。

????结果,在尴尬的坐了好一阵子。

????水馨已经将过于简朴,配色暗沉,没有什么装饰的正堂给看了一遍,并且并不表示意外……于氏坐不住了。

????她本来就有些心不在焉,也不知道在牵挂着什么。

????短短时间内喝掉了两杯水。

????忍不住的对杨氏开口,“陈氏死了?”

????“是。”杨氏表示惊讶。

????毕竟,于氏不管张清河的后宅争斗已经很多年了——她的嫡子,也就是她的丈夫,目前为止都是张家的人里最接近大儒的一位,嫡脉都是他们的子孙。其他的妾室再怎么闹,哪怕生下孩子吧,也就是给少量钱财独立出户的结局。

????争斗中不是没有出过丢命的事件。

????“死得很不光彩?”于氏却继续追问,好像还很在乎张清河一样,语气是真的有些幸灾乐祸。

????“也很蹊跷。”杨氏谨慎的说,“她所中之毒,根本不是内宅应有之物。”

????于氏冷笑一声,“所以才要我们到这里来坐着么?”

????“出现了那种不应有的东西,也就意味着这内宅已经很可能的混入了危险之人。”杨氏道。

????于氏又嗤笑了一声,不再言语了。

????可是……

????林诚思和水馨两人对望一眼,旁观者清,他们虽然都是第一次见于氏,却依然觉得,于氏的情况相当怪异。

????这背后莫非真的有于氏的推手?

????但从另一方面来说,陈氏一死,于氏就有些坐立不安的样子。也实在是不像什么深谋远虑,老谋深算之辈。完全不像是苏倾用“天机”这种天目神通,窥视到的存在。

????水馨决定试探一下。

????虽然这是对方的地盘,一旦宅邸的禁制用起来,她就算是剑心估计也要跪。但这毕竟不是在大儒面前作死不是?大儒自己都给了“免死金牌”了。

????“杨夫人看来还不知道龙息香到底代表什么?”水馨一脸高傲的模样,主动开口。

????“……确实以前不曾听闻。”

????水馨在今天之前也没听说过。

????“龙息香针对的是龙裔血脉。而那个叫做林枫言的剑心,虽然不是我林氏宗族之人,确实图腾一族的后裔,换句话说,他是有青龙血脉的。但这件事,想来知道得人不多。毕竟林枫言此人,顶多是在两三月前,才在中云道范阳府那边被确认了身份——图腾血脉,不完整的天眷者。”

????对于图腾一族,因为消失已久,内宅的女眷们听着,顶多觉得似乎有些稀奇,却并不怎么在意。

????可最后一句话出来,杨氏大惊失色,卢氏都睁开了眼。

????于氏……于氏非常明显的惊跳了一下,脸色白了不少。

????“能在几个月的时间里,就找到龙息香这种针对性的奇物,恰好在人上门的时候用上。哪怕没有成功,这背后的事情,难道不令人担忧吗?”

????杨氏的脸色变来变去的。

????于氏则已经靠到椅背上去了。

????唯有卢氏,虽然也面带惊奇,但她显然不怎么在意。

????“刚才家主说南方修仙界……”

????“林枫言这个剑心似乎也说过,南方修仙界有人在图谋北方,试图报仇?”水馨用不那么肯定的语气说道,“我倒没有当面听见。但是想想也很合理吧。包括之前的事情。”

????果然不只是恐吓么……

????脸上阴晴不定的杨氏也有些瘫了。

????对她来说,还有一点糟糕之处在于,张氏的内宅现在看来问题很大。而除了上面两辈人的院子,绝大部分地方,都是她在主持内务!

????而事实上,他能控制的地方又并不多。

????在张氏没有出现第二个大儒,张清河又完全没把指望放在她丈夫的前提下,她那隔了两三辈的后代们,和他的丈夫是存在资源竞争关系的,她根本控制不住。

????拿长辈的身份压?

????张清河还是她长辈呢。

????他又长期流连后宅。

????现在,杨氏只能希望,自家的家主能明察秋毫了。

????另一边,林水馨却是和林诚思再次对望了一眼,算是达成了一致——于氏这家伙,至少是被人利用了吧?她很有可能压根儿就不知道自己做的事情有多严重?要是那样,就不知道指使她的人,是不是在张宅了。

????至少……跟着杨氏和于氏过来的贴身侍女,都垂眉敛目的站着,看不出什么异常。

????而卢氏么……水馨觉得这位已经有点儿四大皆空的感觉了。

????——所以,大儒又怎么样?连“齐家”都做不到。

????林诚思分明从水馨的眼神中,看出了这样的鄙视之情。

????对此林诚思还真是无力反驳。

????还有些反思。

????大儒们其实还是很注重名声的。在约束家眷不干涉政事这一点上,几乎没人有问题。但仅仅是这样的话,似乎有些不够?

????接下来该怎么做?

????鄙视完之后,水馨开始考虑下一步——是不是要将于氏逼到狗急跳墙的程度呢?说起来这里是卢氏的主场,卢氏还是能自保的吧?

????水馨还在那儿考虑呢,就听见有个焦急的声音在外面道,“……还请通融,有大事要转告夫人!”

????于氏一下子就站了起来,“是明夏的声音,出什么事了!?”她这一次太急切了。

????不管是卢氏还是杨氏,这会儿都终于发现了于氏的不对。

????露出了诧异的表情。

????于氏被婆婆和媳妇看着,也终于反应过来。勉强圆话,“最近新苑的身子不太好,如今出了这样的事故,我怕她被吓着……快让明夏进来!”

????于氏尚且保留着一个很多女性长辈都会有的爱好——挑一两个顺眼的女性后辈养在身边。当然,男子也多有这样的爱好就是了。

????杨氏自己,也曾经养过一两个孙女曾孙女。

????后来辈分差得大了,就终究少了几分亲缘的感觉,也就到此为止。

????此时听见于氏说起,顿时想起之前张煜的吩咐来,“新苑的话,似乎是新浣的亲妹妹?”

????水馨侧目而视。

????难道是那个原因?张新浣不是应该还没来得及做第二步么?而且都逮着自己的姐姐妹妹坑是什么鬼?

????“本来最近就有些不适,就是听见了新浣的事,忧心焦虑之下,一下子就病倒了。”于氏一脸的担忧,“新浣出事,她的亲事怕是要黄了。”

????杨氏将事情想起来,脸色平复了几分,“这也是命不好。”

????颇为赞同的样子。

????——张氏女虽然还算尊贵,但终究数量多了。先天天目固然不用担心什么。没有先天天目的,总得有些旁的依仗,才能选上好儿郎。

????张新浣虽然资质不是特别出众,却终究是个先天天目。

????这时候,名为明夏,长相却颇为普通的侍女迅速走进门来,“夫人,不好了,老爷让人将三姑娘带走了!三姑娘人还晕着啊!”

????“真是岂有此理!”于氏拍案而起,“儿孙多了,就能这么糟践么!?”

????说着就要往外冲。

????谢氏有些呆呆的看着。

????卢氏完全无所谓。

????但就在于氏要冲出大门的时候,一道白光忽然出现。四阶巅峰气息的小白忽然出现在门口,挡住了于氏的去路。

????于氏吓了一跳。

????冲势立止,吓退了好几步。差点儿一跤跌在地上,还亏得明夏扶住了他。

????“你想做什么?”卢氏也站起来了,喝问道。

????她这一喝,倒是将于氏的气急败坏给挡了回去。当然了,卢氏的气急败坏,也本来就不足以战胜她对那么大一只妖兽的恐惧就是了。

????“之前就听张大学士吩咐过张大人,让他整理张新浣的直系血亲。从最近的开始——这话杨夫人肯定也听见了。”水馨条理清晰的快速道。

????“从之前在叶大学士那得到的消息来看,张新浣有相当可能,是想要通过掠夺直系血亲气运或者健康、性命之类的方式,来增强自身力量,成就文胆的可能。虽然他是被人忽悠了,但张新苑若是身体有恙,则不能排除张新浣下手的可能。张大人将人带走,只怕正是要确认这个可能。大学士也在关注,不管是不是被张新浣所害,被张大人带走,都只会得到更好地救治。”

????水馨走到了小白的身前,在小白的衬托下,加上她本身自信满满的模样,倒是颇有气势。

????迫得一屋子的人,不自觉的就听完了她的那么一大堆话。

????卢氏站在首位,到底是反应快一点,也镇定一点,冷哼一声道,“即使如此,于氏想去看看自己的后辈,又有何不妥?”

????林诚思先行了一礼,随即肃容道,“此事尚且牵扯到我林氏血脉。我等林氏子弟,当然也有责问之权,若张新苑被张新浣所害,那我倒要问于夫人,难道就没有发现异常?”

????这句话其实略显无理取闹——毕竟于氏只是个普通人,一个普通人的嫡系少女生了病,也顶天了就是请一个低阶修士过来治病。若是那么容易发现,那早就该被逮住了。

????林诚思面上不显,心中却略微尴尬。

????为了配合,也只能拼了。

????而且,林诚思到底是个天目,哪怕是后天的,对人心也非常敏感。不算太昏暗的光芒,也不足以阻挡他的视野。

????当他摆出一副义正词严的模样之后,本来就已经有些慌乱的于氏,居然露出了非常明显的心虚表情!

????显然,张新苑的病情,绝对不是像她说得那样了。

????林诚思立刻振奋精神,准备趁胜追击,击溃她的心防,将秘密掀开来。

????然而,林诚思到底还是愣了点。

????他倒未必高估了自己的能力,但肯定高估了对面那“少妇”的心理承受力。

????“于夫人……”

????林诚思刚刚压迫性的踏前一步,就见于氏忽然往后一跳。

????到底也是大贯通的体质,下一秒,于氏就已经落在了卢氏的身边,不知道从哪里摸出了一把刀来,放在了卢氏的脖子上,崩溃的喊,“让我出去!”

本文网址:https://www.xbiquwx.com/xs2504/1952729.html,手机用户请浏览:https://m.xbiquwx.com/xs2504/1952729.html享受更优质的阅读体验。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